从鉴定结论到鉴定意见
探析法官审查认定司法鉴定的思维变化
作者: 余发祥   发布时间: 2013-11-29 15:08:27

所谓鉴定,说到底不过是人的判断,相较于一般人,鉴定人的优势在于掌握了一定的专业知识和可以使用先进的仪器设备。从字面上理解,鉴定结论是指各行业的专家对案件中的专门性问题经过仔细审查分析得到的科学定论,而鉴定意见只是各行业的专家对案件中的专门性问题所出具的专门性意见和倾向性看法。上升到司法层面,鉴定结论的证明力大于鉴定意见。

一、鉴定意见的来由及在审判工作中的作用

本来在诉讼法中对鉴定结果的提法都是鉴定结论,这是指鉴定人在运用科学技术或专门知识对诉讼中涉及的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别和判断的基础上综合分析得出的结果。把“结论”改为 “意见”,是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通过的《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中提出来的,因为鉴定结果,只是鉴定人个人的认识和判断,表达的也只是鉴定人个人的意见,对整个案件来说,这些意见只是诸多证据中的一种(如果被法官采信的话),同时要与其它证据形成证据链。所以,用“鉴定意见”来表示更为恰当,有利于摆正这类证据在诉讼中的位置。因此,自2013年1月1日相继实施的《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中把作为证据之一的“鉴定结论”改为“鉴定意见”。

二、审判人员对鉴定结果认识上的误区及对审判工作的影响

普通法官由于知识背景(相对于司法鉴定领域)的不同,他们对于各类司法鉴定技术领域的知识和评判标准缺乏足够的了解,他们在对司法鉴定结果审查认定及采纳的认识上表现为:一是基于对司法鉴定结果认识不足,甚至盲目崇拜这种“法定证据”,只要是鉴定结果,就是定罪量刑或承担民事责任的证据,近似于绝对采信;二是认为级别高的鉴定机构比级别低的更可靠,资质高的鉴定人出具的鉴定结果比资质低的可靠,后来鉴定的比原先鉴定的优先等这种根据鉴定机构级别的高低、鉴定人资质与时间的先后顺序来判断选择的模式来决定采信或不予采纳;三是比较理性的法官对司法鉴定结果的审查也只是形式的审查,一般都是审查启动鉴定和实施鉴定的程序是否符合法律规定,鉴定机构与鉴定人有无相关资质和执业证件,时间是否一致等决定是否采信;四是由一方当事人(刑事案件中的公诉人)举证,另一方当事人质证并相互辩论,如果双方当事人对本次司法鉴定结果没有异议,审判人员就采信本次司法鉴定的结果作为定案证据,只要一方当事人不服,不论理由是否充分,立即启动重新鉴定鉴定程序,重新鉴定的结果就是定案证据。可想而知,以这些标准来判断鉴定结果的客观性、可靠性、公正性并作出先入为主的选择,自然是经不起检验、推敲和论证的,再加上个别法官在采信鉴定结果的过程中的暗箱操作,甚至与一方当事人或鉴定人恶意串通。所以法官对鉴定结果作出采信或不予采纳的判断时很难有让当事人心服口服的理由,导致重新鉴定、反复鉴定,使案件久拖不决。有的案件即使作出了裁决,当事人因有了法官对司法鉴定结果盲目采信或不予采纳的隐痛而对裁决结果不服,导致一而再再而三的上诉、申诉,从而使司法公信力受到了极大的损害。

三、对鉴定结果审查的必要性

鉴定结果与其它证据一样都必须遵循证据规则,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这是我国三大诉讼法明确规定的。很多年以来,法院对鉴定结果的审查流于形式,鉴定结果很少不被采信的,鉴定人从法官的 “助手”变成了 “主人”,主要原因还是大多数法官对证据的审查奉行自由心证,缺乏具体的审查经验及相关的专业知识。人民法院近些年来也逐渐认识到对鉴定结果审查的重要性,最高人民法院的民事证据规则中确定了对证据审查的初步规则,立法机关也采取了相应的改革措施,将诉讼法中证据之一的“鉴定结论”改为“鉴定意见”,弱化了鉴定结果的证明力,核心就是要增强庭审抗辩,强化对鉴定结果的审查。但是,审判实践中对鉴定结果的审查表现出疏于审查、流于形式、采信初次鉴定盲目和启动重新鉴定随意的问题仍相当突出。近几年出现的几起刑事冤案中,无不暴露出鉴定结果审查不力的问题。此外,当前司法鉴定制度的不完善,鉴定权缺乏有效规制,鉴定机构和鉴定人以利益为导向,金钱鉴定、关系鉴定和人情鉴定推波助澜,鉴定结果的客观公正性出现问题在所难免。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新类型的案件增多,法院审判案件可能越来越倚重司法鉴定。因此,法官对鉴定结果的审查和认定必须慎之又慎,切实负起鉴定结果“守门人”的职责。

四、审判工作中如何审查认定鉴定意见之我见

前面我们已了解了科学、公正、严肃的司法鉴定结果对于法官裁判行为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以及法官审查司法鉴定结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但是,当法官面临一份司法鉴定结果时,怎样审查、审查什么、能否采信?

个人认为:首先,作为诸多证据中一种——鉴定意见,同样实用于证据规则中的质证规则、最佳证据规则、补强证据规则以及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所有鉴定意见必须经过当事人予以质证,未经质证的鉴定意见,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其次,法官作为审查的主体,不可能精通每一类的专业知识,当遇到某一专业类型的司法鉴定意见时,可借鉴人民陪审员模式,聘请某一专业类型的专家作为技术陪审员组成:“法官+技术陪审员”的审查主体进行审查;第三,审查可以通过采取公开质证,听证或召开论证会的方式进行,通知当事人及其代理人、司法辅助人(当事人聘请的相关专业的专家)、鉴定人等参加,当事人及其代理人、司法辅助人可以询问鉴定人,相互辩论;第四,对鉴定意见的审查,不仅要审查程序上是否符合法律规定,还要审查实体上是否符合客观事实,不仅要审查鉴定操作的方式、方法,还要审查鉴定意见背后的方法论。

在程序上,法官应着重审查:一是鉴定的提请、鉴定的决定和委托,鉴定的受理是否符合法律规定;二是鉴定机构和鉴定人员是否具备相关的鉴定资格,鉴定人是否具备有解决涉案专门性问题所应具备的知识、技能和经验;三是鉴定机构和鉴定人是否具有法律规定应当回避的情形,鉴定机构和鉴定人是否受到外界的影响,是否有徇私、受贿或故意作虚假鉴定的情况;四是鉴定意见书的文本格式是否规范,形式要件是否完全,落款签名、时间是否对应。

在实体上,法官应着重审查:一是鉴定机构所适用的技术设备是否先进,鉴定所采取的鉴定方法和操作程序是否规范、实用,其技术手段是否有效、可靠;二是作为鉴定依据使用的检材、样本或与鉴定对象有关的其他鉴定材料是否符合鉴定条件,需要双方当事人质证、认证的检材和样本是否通过了质证认证程序,能否作为有关鉴定意见的基础;三是需要通过现场勘验才能完成的司法鉴定是否进行了现场勘验并制作勘验笔录,勘验过程是否符合相关法律和行业规定;四是鉴定机构及鉴定人在鉴定过程中涉及检验,试验的程序规范或者在检验方法上是否符合相关行业标准化的要求;五是鉴定论证过程是否严谨,推理是否符合逻辑,分析是否全面,解释是否合理,依据的原理是否科学,因果关系是否清楚,采用标准是否得当;六是鉴定意见是否明确,与待证事实有无关联,与送检材料及勘验笔录是否矛盾,与案件中的其他证据材料是否相互联系、相互印证。

通过审查,一是凡具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四种情形之一的鉴定意见,人民法院不能采信,属该条第二款规定的有缺陷的鉴定意见,应当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二是鉴定意见书中结论部份超出委托鉴定事项范围的结论部份,人民法院不予采信;三是一个鉴定案件中,既有当事人自行委托的鉴定意见,又有人民法院委托的鉴定意见,应当以人民法院委托的鉴定意见为主,结合质证情况及案件中的其他证据材料作出认定;四是对于在质证、认证过程双方当事人有争议,但不违背法律原则的鉴定意见,法官可以采取协调平衡的方式作出相对采信(原则是必须双方当事人同意);五是关于重新鉴定的问题,人民法院应审慎对待,不盲目启动重新鉴定程序,确有需要新鉴定的情形,应严格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办理,一经启动重新鉴定,此前的鉴定意见就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因此,无论重新鉴定的鉴定意见是否与此前的鉴定意见相矛盾,人民法院都应当根据案件的有关情况,结合鉴定意见的质证情况和本案的其他证据,对重新作出的鉴定意见的证明力进行认定。


编辑:立案庭
文章出处:新洲区人民法院

整站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