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赔偿金的分配之研究
作者: 刘双春   发布时间: 2013-09-16 15:26:05

提要:

关于死亡赔偿金的性质历来在立法界和学术界都有比较大的争议,目前最主要的有两种学说:一种是“扶养丧失说”;另一种是“继承丧失说”。“扶养丧失说”认为,因侵害他人生命导致受害人死亡,受害人生前扶养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没有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因此丧失了生活资源的供给来源,受有财产损害,侵权责任人应当对该项损害予以赔偿。“继承丧失说”认为,侵害他人生命致人死亡,不仅生命利益本身受侵害,而且造成受害人余命年岁内的收入“逸失”,给与受害人共同生活的家庭共同体造成财产损失。因加害人的侵害行为导致受害人死亡,从而使得家庭共同体对此期待利益收入的完全丧失。该学说认为,死亡赔偿金的性质是对收入损失的赔偿,是财产性的损害赔偿,而不是精神损害赔偿。

借鉴审判实践中的经验,提出死亡赔偿金中抚养费的管理和发放分几个层次提出构想,以期对完善我国民法相关制度有所裨益。全文字数共4420字。

随着我国经济的持续发展,公民在实施劳务活动过程中经常发生工亡事故,在审判实践中,涉及公民人身损害的赔偿纠纷的案件日趋增多,针对死亡赔偿金方面出现的诸多问题,在司法实践工作中也常常受到此类案件在困扰,如:死亡赔偿金如何分配及其发放方式的问题便是其中之一,随着此类案件的不断出现,该问题的处理亟需得到应有的司法规范。

案例:原告:胡XX,女,1982年5月12日出生,湖北省武汉市XX区人,汉族,农民,现住武汉市XX区XX街XX村刘家湾。

原告:邱X,女,2005年10月29日出生,汉族,湖北省武汉市XX区人,学生,现住武汉市XX区XX街XX村刘家湾,系原告胡XX之女。

被告:邱XX,男,1947年11月15日出生,汉族,湖北省武汉市XX区人,农民,现住武汉市XX区XX街XX村邱上湾,系死者之父亲。

被告:潘XX,女,1950年2月29日出手,汉族,湖北省武汉市XX区人,农民,现住武汉市XX区XX街XX村邱上湾,系死者之母亲。

原告胡XX、邱X诉被告邱XX、潘XX抚养费纠纷一案,原告胡XX之夫、原告邱X之父,被告邱XX、潘XX之子邱XX(男,1978年8月13日出生)于2008年2月2日因工伤事故死亡,雇用单位向原、被告方赔偿丧葬费、死亡补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等共计人民币70余万元,双方针对死亡赔偿金分配比例及原告邱X的抚养费应该由谁来管理?因争议双方互不信任由对方保管而发生纠纷,2011年9月30日,原告及其女儿向居所地基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经受理的基层人民法院主持,双方当事人达成民事调解协议,在执行过程中双方当事人就原告邱X的抚养费也达成了执行和解。

针对上述案例所产生在相关法律问题以及抚养费如何处理,下面我就该案谈一点自己浅薄的看法。

一、首先是对死亡赔偿金性质的界定

关于死亡赔偿金的性质历来在立法界和学术界都有比较大的争议,目前最主要的有两种学说:一种是“扶养丧失说”;另一种是“继承丧失说”。“扶养丧失说”认为,因侵害他人生命导致受害人死亡,受害人生前扶养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没有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因此丧失了生活资源的供给来源,受有财产损害,侵权责任人应当对该项损害予以赔偿。“继承丧失说”认为,侵害他人生命致人死亡,不仅生命利益本身受侵害,而且造成受害人余命年岁内的收入“逸失”,给与受害人共同生活的家庭共同体造成财产损失。因加害人的侵害行为导致受害人死亡,从而使得家庭共同体对此期待利益收入的完全丧失。该学说认为,死亡赔偿金的性质是对收入损失的赔偿,是财产性的损害赔偿,而不是精神损害赔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在立法例上采“扶养丧失说”。《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19条对死亡赔偿金的内容规定为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该《解释》则摒弃了“扶养丧失说”的观点而采“继承丧失说”,这主要是迫于“扶养丧失说”在司法实务中所面临的诸多困境而做出的一种更为理性的选择。根据“扶养丧失说”的观点,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赔偿权利人未成年或没有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为限,如果受害人没有受其供养的被扶养人,则赔偿义务人就无须赔偿该项被扶养人生活费,因为所谓的损害并不存在,其救济当然亦无从谈起。但是这样便导致很多情形下相关的赔偿权利人几乎不能得到任何赔偿,从而造成严重的利益失衡,这是极不合理和极不公平的。

鉴于立法调整约束严格,且难预期,因此司法调整的选择就显得尤为必要和迫切。“因为司法的终极目的和价值目标就是司法公正,采取何种学说本身并不是目的”,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出台恰恰是从保护公民合法权益的立法目的出发而对死亡赔偿进行的一种司法调整。

二、其次是死亡赔偿金的不可继承性

要讨论死亡赔偿金能否被继承,必须要清晰遗产的界定。所谓遗产是指被继承人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规定,遗产包括:(一)公民的收入;(二)公民的房屋、储蓄和生活用品;(三)公民的林木、牲畜和家禽;(四)公民的文物、图书资料;(五)法律允许公民所有的生产资料;(六)公民的著作权、专利权中的财产权;(七)公民的其他合法财产。另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三条又作了补充性规定:公民可继承的其他合法财产包括有价证券和履行标的为财物的债权等。第四条规定:承包人死亡时尚未取得承包收益的,可把死者生前对承包所投入的资金和所付出的劳动及其增值和孳息,由发包单位或者接续承包合同的人合理折价、补偿,其价额作为遗产。从《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及其《意见》中可以看出,死亡赔偿金并不属于遗产的范围之内。

同时,从死亡赔偿金的性质来看,死亡赔偿金是一种对权利主体未来期待利益“逸失”的赔偿,是在受害人死亡后由加害人支付的,而遗产却是继承人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具有一定的时空限制。由此可见,死亡赔偿金并不具有遗产的性质,不能被继承。

三、死亡赔偿金的分配原则

(一)权利主体的确定

鉴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采“继承丧失说”理论,对于死亡赔偿金之权利主体的确定,笔者以为可以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的相关原则在近亲属之间进行分配。其中近亲属包括: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当死者有第一顺序继承人时,则由配偶、父母和子女作为第一顺序权利人在其之间进行分配;如果死者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的,则由第二顺序继承人作为权利人进行分配。

(二)分配原则的确定

在分配的主体确定以后还有一个问题值得注意,那就是处在同一顺序的权利主体之间如何进行分配呢?是否还是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中确定的均等原则来进行处理呢?笔者以为,尽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采“继承丧失说”理论,但死亡赔偿金并不等于遗产,其分配的原则也必与遗产不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的精神,死亡赔偿金是对死者余命年岁内收入“逸失”的赔偿,其性质属于财产性质的赔偿,对此赔偿金的分配应根据权利主体对死者的经济依赖程度和生活关联程度在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之间进行分配,如果在同一顺序中存有未与死者共同生活的其他近亲属,则其不能对此要求进行分割,但其可以通过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以及被扶人生活费等方式来获得某种意义的赔偿。

(三)多项选择的管理发放方式

现实生活中死亡赔偿金的分配后,婚生子女的抚养费应该交由谁来保管,尚未成年的婚生子女的抚养费往往在继承过程中继承人之间会产生较大分歧,双方当事人都不愿意将抚养费交由对方保管。即公、婆方及其死者的兄弟姐妹不相信原兄弟媳妇会将婚生子、女所分配的抚养费全部花销在其孙子、女或侄子、侄女身上(原告属于青年丧夫,是否再婚是其自由的选择),原兄弟媳妇也不放心公、婆方及其兄弟姐妹不会动用这笔款抚养费款项,在司法实践中经常会遭遇这样的情行。针对婚生子女抚养费应由谁来保管及如何发放更能做到双方当事人满意笔者认为有如下几种方式可以由双方当事人自由选择,更能全面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1) 直接由被抚养人居所地社区、村委会提留发放

将被抚养人的抚养费提留后交与被抚养人所在地社区或村民委员会管理和发放。被抚养人的法定监护人每月代为领取被抚养人的生活、学习费用,被抚养人所在的村民委员会是被抚养人最近的基层组织,将抚养费提留在被抚养人所在地社区、村民委员会能够方便、快捷地与发生纠纷的双方当事人接触并就地化解双方当事人的纠纷。

(2) 直接由被抚养人居所地劳动仲裁部门提成管理和发放

提成虽然常用于劳务者的工资或在销售人员在销售过程中。但是为便于解决此类当事人的纷争有利于缓解家庭矛盾和社会的和谐,有必要增设立第三方机构来化解此类矛盾和纠纷。原、被告双方当事人都能够接受第三方机构的介入解决方案。将被抚养人抚养费提成到被抚养人居所地劳动部门统一管理和发放,可以在劳动部门中设立工亡家属的抚养金发放窗口,每个月按双方当事人协商后的协议数额进行发放,其发放额度可应针对被抚养对象的成长年龄需求、所在地生活标准进行调整,若抚养费数额需增加的,由双方当事人自行协商形成协议后交劳动监管部门审核后交由专门的窗口发放。

(3)直接由被抚养人居所地乡、镇、街道下属部门管理和发放

将婚生子女的抚养费交由被抚养人的法定监护人的生活所在地街、镇、乡一级的民政部门管理、发放。被抚养人生活所在的街、镇既能就近发放被抚养人生活、学习费用,也便于被抚养人的爷爷、奶奶及其他亲属方便看望被抚养人,遇到特殊情况,能迅速、及时就地解决被抚养人的生活、学习之需求。

(4) 直接由基层人民调解组织管理和发放

基层司法所是人民调解主要力量,每年发生工亡事故基层司法所都能提前介入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在调解过程中所形成的人民调解协议书当事人基本都能自动履行,在死亡赔偿金中所涉及的被抚养人抚养费的管理和发放,只要是双方当事人同意是可以由基层司法所管理和发放,未能按期自动履行的可由一方当事人提出申请要求人民法院进行司法确认,人民法院向双方当事人出具民事调解书,一方当事人不自动履行的,另一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5)直接由被抚养人居所地人民法院执行和发放

直接由基层人民法院执行是有法律依据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四条规定: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决、裁定,以及刑事判决、裁定中的财产部分,由第一审人民法院或者与第一审人民法院同级的被执行的财产所在地人民法院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制作的调解书的执行,适用本编的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之规定:对依法设立的仲裁机构的裁决,一方当事人不履行的,对方当事人可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受申请的人民法院应当执行。当事人因此类纠纷诉渚劳动仲裁机关,劳动仲裁机关制作出仲裁文书。

依据上述相关法律规定,处理此类案件的主体是被抚养人居所地劳动仲裁部门和居所地基层人民法院。无论是劳动仲裁部门制作的仲裁裁决书还是人民法院在审理完结后作出的一审民事调解书或民事判决书发生法律效力后的执行机构仍由处理该纠纷的所在地基层人民法院的执行部门负责执行,在执行过程中所发生的一切法律事务也可以在该人民法院执行机构的指导下进行。如抚养权人发生变更或者重大化,如:被抚养人的法定监护人死亡等特殊情况的,都能在人民法院的正确引导下依法进行处理,更能切实保护好被抚养人的合法权益。

综上,对于死亡赔偿金的分配及其发放方式上,笔者认为其权利主体的确定应当与法定继承的主体范围相吻合,但在分配的原则上又必须兼顾与死者共同生活这一特性来进行把握,二者缺一不可。


编辑:
文章出处:新洲区人民法院

整站检索

调查报告

法官论坛